词中叠字多文趣——读李清照、敦煌曲子词、葛立方、吕本中、无名氏词

时间: 2020-01-15 13:17:33    作者:王章    来源:原创

词中叠字多文趣——读李清照、敦煌曲子词、葛立方、吕本中、无名氏词

李清照《声声慢·寻寻觅觅》是最引人注意、最受好评的运用叠字的词。词中有九组十八个字的叠字,特别动人的是上片第一韵三句,七组十四个字: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句句叠字又夹有双声,不愧修辞高手的大作,措词之妙,用字之大胆,表达之尽兴,让人惊奇而叹服。

中国古诗从《诗经》开始,叠字、重复、复叠、错综等修辞手法并不少见,但古词中这些修辞手法运用不是很多,偶尔出现,让人很有新鲜感。

比较早的叠字词是敦煌曲子词中的一阕《菩萨蛮》:

霏霏点点回塘雨,双双只只鸳鸯语。灼灼野花香,依依金柳黄。

盈盈江上女,两两溪边舞。皎皎绮罗光,轻轻云粉妆。

这阕词描绘出一幅女子在春江美景中载歌载舞的动人图画。上片第一韵两个七字句,分别都有两组叠字,“霏霏点点”写雨,很形象,又有动感;“双双只只”写鸳鸯雌雄形影不离,特点抓得很准。“灼灼”,野花之色,“依依”,状柳丝之貌,是诗中常见的措辞,容易理解。下片两韵四句,“盈盈”形容女子身段轻盈飘逸,“两两”说明舞蹈队形,“皎皎”形容女人衣着光鲜惹眼,“轻轻”描绘女子淡妆轻抹的素雅。

这阕词不知是民歌还是文人加工民歌而成的,很见艺术功夫。上片写自然景色:雨后天晴,清新明丽,嫩柳飘黄,山花烂漫,彩色的鸳鸯双双对对嬉戏水中,点活了一片春光。下片写人物活动:一群姑娘体态轻盈,衣着艳丽,在水边歌舞,使充满生机的大自然更加增添了无限的娇艳。造化神奇,使人不禁感叹:生活多么美好!

这阕词在语言上除了叠字这个特点之外,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通俗明白的口语化。全词只有四十四个字,却生动地画出了一幅诱人的春江美女图,让人惊叹民间语言的表现力。

和这阕词类似,甚至可能有模仿因素的一阕词,是南宋初期葛立方的《卜算子》:

袅袅水芝红,脉脉蒹葭逋。淅淅西风淡淡烟,几点疏疏雨。草草展杯觞,对此盈盈女。叶叶红衣当酒船,细细流霞举。

这阕词写赏荷饮酒的雅趣。语言上也是句句有叠字。全词四十四字,叠字占了十八个。词人用“袅袅”、“脉脉”、“盈盈”、“叶叶”从不同角度写荷花的形态。“袅袅”形容荷花如烟似霞般艳丽,且有漂浮的动感,这是贯穿全词的主色调;“脉脉”本是写人含情不语的样子,此处迁移在荷花身上;“盈盈”本是形容少女体态轻盈,步伐飘逸的样子,此处也同样赋予荷花,把荷花幻化为多情的美女,具有令人心跳的魅力。“淅淅”、“淡淡”、“疏疏”这三组叠字分别写风、烟、雨,可谓准确传神,给常人几乎不在意的很普通的自然景象染上一层情感色彩,使之仿佛与人相通、相融,能在一起轻歌曼舞。“草草”、“细细”写人的动作情态。“草草”是情不自禁甚至是急不可待的一种冲动,要与荷花仙子举杯共饮。把荷花状似小船的中间凹四周翘的“叶叶”花瓣当酒杯、酒船,细斟慢饮,让映染着花色流光的酒液慢慢流入口中,此时不知是酒醉,是花醉,或是人醉!

另有几阕用重复、复叠修辞手法的词,也很有趣。

一阕是两宋之交吕本中的《采桑子》:

恨君不似江楼月,南北东西,南北东西,只有相随无别离。恨君却似江楼月,暂满还亏,暂满还亏,待得团圆是几时?

一阕是南宋末署名无名氏的《长相思》:

去年秋,今年秋,湖上人家乐复忧。西湖依旧流。吴循州,贾循州,十五年前一转头。人生放下休。

再一阕也是南宋末无名氏的《一剪梅》:

漠漠春阴酒半酣。风透春衫,雨透春衫。人家蚕事欲眠三。桑满筐篮,柘满筐篮。先自离怀百不堪。樯燕呢喃,梁燕呢喃。篝灯强把锦书看。人在江南,心在江南。

上述三阕词中,如第一阕《采桑子》,很生动地运用了民歌重复歌唱,爱用比喻,语言浅显的艺术手法。上片两句“南北东西”连用,下片两句“暂满还亏”连用重复。上片第一句“恨君不似江楼月”与下片第一句“恨君却似江楼月”,只有一字之差,是复叠的修辞手法。词中女主人公月下思亲,把她思念的情郎比喻成“江楼月”,行踪漂泊,亏多圆少,可想而不可即。这种连用重复、复叠修辞手法的表现方式,能起到反复强调,加深印象,增加表现力的作用。

第二阕无名氏的《长相思》,写天地有序,世道无常。南宋末,奸相贾似道淫乱朝政,搞得天昏地暗,民不聊生。同样是秋天,现在却没有以往秋天丰收的喜悦,只能愁苦不堪地看西湖水不顾人间疾苦地流淌。十五年前贾似道迫害吴潜丞相,把其流放循州(今广东省惠阳),想不到十五年后,日月轮回,贾似道也戴罪贬谪循州,且被押送官打死,下场更加不堪。词人用复叠的修辞手法强调秋与秋不同,吴循州、贾循州在官场宠辱不同,可最后的下场却惊人地相似。在用这种修辞手法加重讽刺意味之后,词人唱出五字劝世歌:“人生放下休!”于是这一主题就得到了很好的突出。

第三阕无名氏的《一剪梅》,大量使用复叠句式,达到回环往复、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。词中“春衫”、“筐篮”、“呢喃”、“江南”四组词分别在前后句中重复出现两次,但这不是简单的词语重复,语句的意思并不重复。这是复叠的修辞特点,即句子在文词上部分相同,但内容不重复。且看“风透春衫,雨透春衫”,虽然写的都是春衫被透,但一是风透,一是雨透,前者为初,后者更甚。后边“樯燕呢喃,梁燕呢喃”,虽然都是燕子呢喃,但一是樯燕,一是梁燕,巢穴不同,又各有区别。

下面再看几阕采用复叠修辞法,又近似民歌的讽刺作品。

有一阕署名醴陵士人的《一剪梅》:

宰相巍巍坐庙堂。说着经量,便要经量。那个臣僚上一章,头说经量,尾说经量。轻狂太守在吾邦。闻说经量,星夜经量。山东河北久抛荒。好去经量,胡不经量。

词中“经量”一词的意思是丈量土地,指的是南宋末奸相贾似道为最大限度地搜刮民财,在全国推行“经界推排法”,由官府重新丈量民田,然后按田地尺寸确定税额,勿使点滴遗漏。这一举动遭到了早已不堪忍受重利盘剥的中下层人民的强烈抗议。这阕词上下片十二句六十个字,有八句重复使用“经量”这个词,但内容绝不重复,分别把宰相、臣僚、太守的丑恶形象刻画出来,把百姓的愤怒表达出来。

另一阕同时期署名杨佥刺(官职名)的《一剪梅》也很有批判性:

襄樊四载弄干戈,不见渔歌,不见樵歌。试问如今事若何?金也消磨,谷也消磨。《柘枝》不用舞婆娑,丑也能多,恶也能多!朱门日日买朱娥。军事如何?民事如何?

这阕词同样控诉兵荒马乱的世道,控诉贾似道对内高压剥削、对金卖国投降的罪恶行径,最后甚至质问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们,把好端端一个国家的军事、民事搞成了什么样子!

这是一种大胆无畏的社会批判。果真,十来年后,南宋灭亡了。

这阕词在艺术特点上,照样采用复叠修辞方式,强化语句,突出内容。与上一阕《一剪梅·宰相巍巍坐高堂》不同的是,上下片八个四字句都是前后句三字重复,只变了一个字。与前后句两字重复,变换两个字相比,似乎更难一些。

最后再录一阕南宋后期,官至工部侍郎的大文人刘克庄的自嘲词《一剪梅》:

陌上行人怪府公,还是诗穷,还是文穷?下车上马太匆匆。来是春风,去是秋风。阶衔免得带兵农,嬉到昏钟,睡到斋钟。不消提岳与知宫,唤作山翁,唤作溪翁。

这阕词是刘克庄写自己出任袁州太守,只到任几个月,就因为火灾被弹劾罢官。心中的不满情绪用谐谑的文笔表露出来,是悲苦戏说,深意浅说。

词的上片借路人之口诙谐地询问刘太守:为什么春天才来,秋天就走,刚才下车坐衙行政,板凳未坐热,马上又关门上马走人,像唱戏过台一般匆匆来去。路人明知刘太守是诗文才子,罢官肯定另有官场隐情,却故意从不相干的方向去追问,是因为作不出诗还是写不出文而丢了官职?让人滑稽好笑。

词的下片是词人自己站出来说,罢官也没什么,倒还因祸得福,免去了兵家农家和一切繁杂的政务,无事一身轻,可以尽情地从早玩到晚,放心地从天黑睡到早饭时间,就是当今说的玩到疲劳处,睡到自然醒。如果非要管事,那就封一个游戏宫观的主持,只负责游玩。天天纵情山水之间,以山翁溪翁自适自乐。

词中上下片八个四字句,以前后两句为一组可分为四组,上片第一组“还是诗穷,还是文穷”,前后句三字相同,只变了一个字,把“诗文”二字拆开说,有故意逗趣的作用。第二组“来是春风,去是秋风”,前后句变换两个字,一来一去,都落在风上,不同的是一春一秋,让人感到去得悲凉。下片第一组四字句“嬉到昏钟,睡到斋钟”,和上片第一组相比变换了句子结构,却不易察觉变成了两个字同两个字异,倒觉得很有情趣。第二组“唤作山翁,唤作溪翁”,前后句三个字相同,一个字不同,在结构上与上片第一组相同,突出了山水乐趣。

品诗文网
更多阅读
猜你喜欢
最新阅读
文章荟萃
精选专题
诗人大全

栏目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