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兰《虞美人·春情只到梨花薄》诗词赏析

来源:网络转载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更新于:2019-11-06 16:52:01

纳兰词·虞美人

春情只到梨花薄,片片催零落。夕阳何事近黄昏,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

银笺别梦当时句。密绾同心苣。为伊判作梦中人,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。

词译

你一伸手就触到故去的我。秀眉微蹙,似笑非笑。多么近。贴紧心、贴紧魂的近。来,把手给我,并请一遍遍呼唤我……

桃花开后该是梨花了。花香郁郁的夜。本该是谁的青丝枕了翡翠衾,本该是谁的胭脂染了芙蓉帐,本该是谁的红袖添了香。但没有,没有。

我在画里,看画外的你,枕角孤馆,迷离醉影,一穗灯花残。今夜不必独酌独醉,独唱独卧。我带着你,从画中来。

身前是烟尘缭乱的尘世,身后是亘古不变的蛮荒。进一步是三生石,退一步是奈何桥。来,我握紧你的手,该忘记的都忘掉。该记住的,你要记得牢牢。记住这韶光永夜,抵死温存。我与你。来,把你给我。任谁也无法看见。任谁也无法拘管。在梦想与真实的交界,我,与你缠绵。

评析

这首词以春到梨花,又风吹花落之兴象写对亡妻的刻骨相思。

上阕侧重写景。起首两句,“春情只到梨花薄,片片催零落”,“薄”,指草木丛生之处。语出《楚辞·九章·思美人》中的“揽大薄之芳茝兮,搴长洲之宿莽”。《淮南子·俶真训》也有“鸟飞千仞之上,兽走丛薄之中”之句。“梨花薄”,即梨花密集之处。“春情”这两句,并非是说梨花因为春光消褪而凋残变薄,而是说春到梨花盛开,来不及欢喜就风吹花落。以春光比喻相处的美好时光,用凋谢梨花来指代心中的爱人,不写悼亡而流露悼亡之伤,感情抒发自然而清丽。

“夕阳何事近黄昏,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。”“夕阳”一句,显然是反用李商隐《乐游原》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意谓“无限好”的夕阳为什么偏偏出现在黄昏呢?容若此问,似是无理至极,因为日出日落,乃自然之规律,并不是人能决定的。那容若为何有此怪诞一问呢?且看后一句:“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。”此句一出,则一切皆明。在容若看来,夕阳之景是无边无际、灿烂辉煌的,然而这种硕硕之美却出现在黄昏,很快就会消失,没于无边的黑暗之中。夕阳虽有“无限美”,但又是如此的无情,此时此刻,我还未来得及给亡妻招魂,它就要落了,真是毫不为人计啊!“夕阳何事近黄昏”,语似无理,然而词中的无理之语,却是至情之语。其相思之痛苦,自是不言而喻了。

下阕写追忆之怀。前二句承上阕意脉勾画当日的浓情密意。“银笺别梦当时句,密绾同心苣。”遥想当时,那素白的信纸,纸上那些缠绵的字句,都在我的梦里历历在目,那时我们密结同心,多么恩爱呀!“别梦”,指离别后思念之梦。“同心苣”,指织有同心苣状图案的同心结,古人常以之象征爱情。苣,即衣带。“同心苣”,同“罗带同心”,“同心”都是古人表达相思的常用符号。如晏小山的“罗带同心闲结遍,带易成双,人恨成双晚”;温飞卿的“垂翠幕,结同心,待郎熏绣衾”;牛峤的“窗寒天欲曙,犹结同心苣”,俱是此中极品。

“为伊判作梦中人,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。”结句则化实为虚,写想象中的情景。前一句较好理解,意谓为了她(亡妻),自己甘愿长梦不复醒,在梦中与她一生相会。后一句则用唐代赵颜的典故,表达痴情心愿。

唐朝有一进士,名为赵颜,某日在一个画师那看到一张美女图。赵颜恋上画中女子的美艳,便问画师是何许人,画师告诉他只要每天呼画中美女为真真,不分白天黑夜,连呼百天,真真就会答应,这时让她服下百家彩灰酒便可让其复活。赵颜遵循画师的指点,果然得到了真真。然而几年之后,赵颜听信谗言,给妻子喝了符水。真真遂将以前喝下的百家彩灰酒呕出,流着泪对赵颜说:“妾本地仙,感君至诚才与你结为夫妻,今夫君既已对我见疑,再留下也没有意思,我将带着两个孩子回去,不会让他们给你增添烦恼。”说完,拉着两个孩子朝画屏走去,赵颜大惊,拉也拉不住,再看画屏上,真真已换了愁容,双眼泪盈,身边赫然多了一双儿女。赵颜后悔也为时已晚。他再像从前一样声声长唤,真真和一双儿女却是千唤不回头。

“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”,容若此句究竟何意?是渴望着能美梦成真,幻想着像传奇故事中那样,只要长唤不歇,伊人就会从画图上走下来和自己重聚?还是谓自己也像赵颜那样因辜负了妻子,而后悔不迭,遂日夜呼唤她,希望得到她的谅解?但不管如何,容若宁愿一遍遍沉湎于梦境,这就真实地体现了他的痴情和忠贞,而这种真实正是悼亡之作最珍贵和最感人的地方。

更多信息:

品诗文网
导航:品诗文网 > 诗塾 > 诗词评论 > 当前页
更多阅读
猜你喜欢
随机推荐
文章荟萃
精选专题
历史阅读

诗人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