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泽东《七律二首·送瘟神》诗词原文、注解与赏析

来源:网络转载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更新于:2019

毛泽东《七律二首·送瘟神》诗词原文、注解与赏析

(一九五八年七月一日)

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,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。浮想联翩,夜不能寐。微风拂煦,旭日临窗。遥望南天,欣然命笔。

其一

绿水青山枉自多,华佗无奈小虫何!

千村薜荔人遗矢,万户萧疏鬼唱歌。

坐地日行八万里,巡天遥看一千河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

牛郎欲问瘟神事,一样悲欢逐逝波。

其二

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。

红雨随心翻作浪,青山着意化为桥。

天连五岭银锄落,地动三河铁臂摇。

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明烛照天烧。

【题解】

血吸虫病是一种流行于中国南方的传染病。据统计,共和国成立前,此病蔓延于中国南方12个省、市的350多个县,患病者达千万人。1954年,中共中央成立“血防”九人小组,专门领导消灭血吸虫的工作。1955年,毛泽东亲自视察血吸虫疫区,目睹百姓痛苦,他向各级党政部门及医疗单位发出“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”的号召。1956年2月27日,毛泽东又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强调“全党动员,全民动员,消灭血吸虫病”。血吸虫病严重的余江县,结合水利建设,苦战两个冬春,修建了1200多处水利工程,在灭螺治虫上取得胜利。1958年6月30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题为《第一面红旗——记江西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》的报道。次日,正好是中国共产党建党37周年纪念日,毛泽东心系南天,夜不能寐,迎着晨曦,写下此章。

【注释】

[瘟神]旧指传播瘟疫之神。此指血吸虫病。

[余江]旧安仁县,民国时改今名,江西属县,在余水之北。

[华佗]又名,字元化,汉末沛国谯人。指代名医。

[薜荔]又名木莲,蔓茎缘木而生,果球形。又作梵语“饿鬼”之译音。见唐释慧琳《一切经音义》。此词双关,一说田园荒芜,一说饿殍遍地。

[遗矢]拉屎。矢同屎。赵将廉颇年老,有人谤其“一饭三遗矢”。见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。

[坐地]地指地球。人在地球,随其自转,日行八万里;随着公转,遥看一千河。皆约数。

[牛郎]神话中人物。牛郎星又称牵牛星,隔银河与织女星相对,于是被人附会成夫妻分离故事。

[舜尧]指虞舜、唐尧。

[红雨]一指春雨,一指春花。唐孟郊诗:“红雨花上滴,绿烟柳际垂。”唐李贺诗:“桃花乱落如红雨。”

[五岭]指大庾、骑田、都庞、萌渚、越城诸山。

[三河]指河东、河内、河南之地,一指黄河、淮河、洛河之域。此处泛指北方之地。

【品评】

二诗一体,称“姊妹篇”可也。这是毛泽东诗词中唯一的连体七律。诗前有小序,仅43字,表明心境,言简意赅,隽永有味,为欣赏诗歌预为造势。

诗题在拟“送瘟神”,出手不凡,大气凌“神”。

瘟神,为中国恶神。人皆畏之、敬之、远之。毛泽东不畏、不敬、不祭、不拜、不留,反要驱而赶之,逐而送之,非大气魄、大勇力不可。标题出,气度见,非同一般也。

据元代无名氏《三教源流搜神大全》卷载,中国瘟神,竟有五位之多。“在天为五鬼,在地为五瘟”,这便是“春瘟张元伯、夏瘟刘元达、秋瘟赵公明、冬瘟钟士贵、总管中瘟史文业。”此一说法,仅备参酌。毛泽东要“送”的“瘟神”,可能是一锅端!

第一首诗,为“过去时”,为历史画卷,为瘟神时代之写照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诗人将一个古老的悲剧故事(牛郎织女分离)插入瘟神制造的平民悲剧里,有对比意味,有强调意味。首联“绿水青山”二句,从环境入笔,暗示人的命运。引出华佗,拉长时间,以华佗无奈,极言血吸虫病(瘟神)为害之广、之甚。前句示形,后句拟声,用典自然,混化如一。颈尾二联联系较密。“坐地”、“巡天”句,为一创造性意境,超迈一切前代诗人;这是诗人借“空间”拓展,稀释心中的压抑。在一个时、空双向放大的场里,苦难的唯一自由,是放飞一线希望的探究。而这探究,也只能由暂作“圈外人”的牛郎提出。

第二首诗,是“现代时”的,是现实画卷,是送走了瘟神的人民时代的写照。“春风杨柳”句,以杨柳迎春为起兴,点染“人”的变化。毛泽东的可贵,是不以送瘟神的救世主自居。他认为,人皆可以为尧舜。“尽”字,是最充分的人民肯定。以下“红雨”、“青山”、“天连”、“地动”四句,一气呵成,不可断解,将思想(“心”、“意”)解放与建设实践(“银锄”、“铁臂”)视为一体。这四句,都是围绕人民情绪、功业展开的,因而诗行主旋律自然交响为“人民颂歌”。尾联“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明烛照天烧”二句,从结构上看为“点题”之笔,从诗情上看又是千呼万唤终于迸发的历史叩问和历史回答。

前诗,牛郎一“问”;后诗之“借问”,我倾向于诗人主体不但参与了“问”,而且参与了“烧”,这样,“送瘟神”的全过程,诗人都与人民同在。

想象,再一次张开双翼。在把握了“现实”的尺度(如地球周长八万里、五岭、三河、六亿人等)后,诗人总能放飞他“浪漫”的理想(坐地、巡天、遇牛郎等)。欣赏者,有时会自叹木讷。毛泽东就是毛泽东,他敢于嬉笑怒骂,对瘟神,也敢大不敬,你行吗?

更多信息:

品诗文网
导航:品诗文网 > 诗塾 > 诗词评论 > 当前页
更多阅读
猜你喜欢
随机推荐
文章荟萃
精选专题
历史阅读

诗人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