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琨《扶风歌》表现爱国思想和英雄气概,情调悲壮慷慨

来源:网络转载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更新于:2019-02-10 23:25:17

扶风歌
朝发广莫门,暮宿丹水山。
左手弯繁弱,右手挥龙渊。
顾瞻望宫阙,俯仰御飞轩。
据鞍长叹息,泪下如流泉。
系马长松下,发鞍高岳头。
烈烈悲风起,泠泠涧水流。
挥手长相谢,哽咽不能言。
浮云为我结,归鸟为我旋。
去家日已远,安知存与亡?
慷慨穷林中,抱膝独摧藏。
麋鹿游我前,猿猴戏我侧。
资粮既乏尽,薇蕨安可食?
揽辔命徒侣,吟啸绝岩中。
君子道微矣,夫子固有穷。
惟昔李骞期,寄在匈奴庭。
忠信反获罪,汉武不见明。
我欲竞此曲,此曲悲且长。
弃置勿重陈,重陈令心伤!

刘琨

作者简介

刘琨,字越石,中山魏唱(今河北无极县)人,晋代抵抗北方民族入侵、坚持恢复国土的英雄人物。西晋末年出任并州刺史,募兵抵抗刘渊、刘聪。后又受命都督并、幽、冀三州军事,为石勒所败。后与鲜卑合作,逝盟共扶晋室。但因其子刘群背叛受到牵连,被杀害。他的诗今存三首,都是后期所作,表现了爱国思想和英雄气概,情调悲壮慷慨。

题解

永嘉元年(307年),刘琨出任并州刺史,加振威将军,领匈奴中郎将。这首诗是刘琨自京城洛阳前往并州治所晋阳途中所作。当时北方游牧民族已经到了黄河流域,北方到处战乱。刘琨招募了一千余人的军队,离开洛阳辗转到达晋阳。刘琨采用乐府旧题写的这首诗,充分反映了途中的艰辛情状和胸间的忠愤,慷慨悲凉。

句解

朝发广莫门,暮宿丹水山。左手弯繁弱,右手挥龙渊。

早晨从洛阳的广莫门出发,夜晚就驻扎在丹水山。左手拉开繁弱名弓,右手挥舞着龙渊宝剑。“广莫门”,晋都洛阳城北门。汉朝洛阳城北面有二门,一曰谷门,一曰夏门。魏晋之后改谷门为广莫门。“丹水山”,即丹朱岭,丹水发源处,在今山西高平县北。丹水由此东南流入晋城县界,又南入河南省,经沁阳县入沁水,是为大丹河。刘琨出任并州刺史,由洛阳出发,丹水为其必经之地。“繁弱”,古良弓名。“龙渊”,古宝剑名。

顾瞻望宫阙,俯仰御飞轩。据鞍长叹息,泪下如流泉。

回头凝视着洛阳的宫殿,在上下观望中,车子飞快地远去。坐在马鞍上,我长长地叹了口气,眼泪像涌泉一样地流淌不止。“顾瞻”,回头看。“飞轩”,奔驰如飞的车。

系马长松下,发鞍高岳头。烈烈悲风起,泠泠涧水流。

在参天的松树下拴马喘息,在高高的山顶上卸鞍歇脚;山头上悲风呼啸凄厉,山涧中水流哀鸣凄切。“发鞍”,即卸下马鞍。“泠泠”,水声。

挥手长相谢,哽咽不能言。浮云为我结,归鸟为我旋。

挥手向远去的都城依依告别,喉咙中哽咽着不能言语;浮云也为我伤悲凝聚不前,归鸟也为我不安盘旋。“谢”,辞别。“哽咽”,悲泣至于声气结塞。“结”,集结。“旋”,盘旋。

去家日已远,安知存与亡?慷慨穷林中,抱膝独摧藏。

离家乡一天比一天遥远,不知道此去是否能活着回还?独坐在幽深的丛林中大声哀叹,抱着俩膝撕心裂肺悲怆伤感。“慷慨”,指悲歌慷慨。“摧藏”即凄怆,伤心感叹的样子。

麋鹿游我前,猿猴戏我侧。资粮既乏尽,薇蕨安可食?

麋鹿在我面前游来荡去,猿猴在我左右打闹嬉戏。征途上匮乏的粮饷早已用尽,靠野菜充饥又怎能下咽?“资”,指钱。“薇蕨”,一种野菜,嫩时可以吃。“安可食”,怎么能吃呢?

揽辔命徒侣,吟啸绝岩中。君子道微矣,夫子固有穷。

拉紧马缰命令随从们启程,在悬崖绝壁上吟啸缓解悲情。君子的路历来就越走越险恶,就连孔子在陈国时也无计可施。“揽辔”,拉住马缰绳。“徒侣”,指随从。“吟啸”,即吟诗。

“微”,衰微。“夫子”,指孔子。《论语·卫灵公》记载,孔子在陈国绝了粮食,跟随的人都饿病了,子路很不高兴地见孔子:“君子也有穷得毫无办法的时候吗?”孔子说:“君子虽然穷,还是坚持着;若是小人,一到这时候便无所不为了。”这两句是说君子之道衰微不行,像孔子那样的圣人也有穷困的时候。用来比喻自己的困厄。

惟昔李骞期,寄在匈奴庭。忠信反获罪,汉武不见明。

从前李陵远征逾期不能归朝廷,被擒获流落在匈奴地。忠信的人反被冤枉治了罪,汉武帝不能理解他的良图与苦意。“李”,指汉李陵。“骞”与“愆”字通。“愆期”指错过期限。这里指李陵逾期未归汉朝。据《史记·李将军列传》记载,李陵于汉武帝天汉二年(公元前99年)率步卒五千人出征匈奴,匈奴用八万士兵围击李陵。由于敌我兵力相差悬殊,李陵战败,并终于投降了敌人。汉武帝因此把他全家都杀了。这两句是说李陵出征匈奴过期没有回来,流落在匈奴那里了。“忠信”,指李陵,司马迁在《报任安书》中说李陵“身虽陷败,彼观其意,且欲得其当而报于汉。”“不见明”,不被谅解。这两句是说忠信反而获罪,不被汉武帝谅解。当时刘琨领匈奴中郎将,故以李陵自喻,说明自己讨伐外族入侵者不见功效,区区孤忠,不见谅于朝廷。

我欲竞此曲,此曲悲且长。弃置勿重陈,重陈令心伤!

我好想结束这歌声,无奈此曲凄凉而悠长,停下吧!千万别再唱,唱下去使人更悲伤。

评解

这首诗既从侧面表现了诗人辞家赴难、身处穷窘、忠愤填膺的完整形象,也真实地反映了他所处的时乱世危、朝廷不振、凶荒满目的现实环境,具有历史价值。全诗辞旨悲壮,甚为感人。

更多信息:

品诗文网
导航:品诗文网 > 诗塾 > 诗词评论 > 当前页
更多阅读
猜你喜欢
随机推荐
文章荟萃
精选专题
历史阅读

诗人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