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轼《望海楼晚景(选一)》描写钱塘江潮诗篇

来源:网络转载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更新于:2019-01-18 22:22:28

海上涛头一线来,楼前指顾雪成堆②。从今潮上君须上,更看银山十二回③。

【注释】

①望海楼:又名望潮楼,即中和堂东楼,在杭州凤凰山上,能看到钱塘江潮,是杭州名胜之一。此诗共五首,这里选第一首。

②指顾:指点顾盼之间,形容时间极短。犹言顷刻、须臾。

③十二回:一作“二十回”。

【评析】

钱塘江大潮是举世闻名的海潮奇观。特别是每年农历八月十八日(有时是十七日)那一天,海水由杭州湾涌入喇叭形的钱塘江口,与江水相激,形成高达3—5米的潮头,犹如万马奔腾,汹涌而来,发出震天动地的轰鸣声。潮头撞击在钱塘岸上,溅起数十米高的浪花,景象极其雄伟壮观,这就是著名的钱塘江大潮。古往今来,钱塘潮吸引了无数骚人墨客,激发了他们多少奇妙的艺术灵感,因而写下了许许多多歌咏钱塘潮的名篇佳作。苏轼的《望海楼晚景》(之一),就是其中有名的一篇。

《望海楼晚景》这一组诗共有五首绝句,是熙宁五年(1072)八月,苏轼在监考贡举时登临望海楼所作。他在《答范梦得书》中说:“某旬日来,被差本州监试,得闲二十余日,在中和堂望海楼闲坐,渐觉快适,有诗数首寄去,以发一笑。”即是指此。这里选的第一首,描写的正是钱塘江大潮。

此诗的第一句:“海上涛头一线来”,写作者站在望海楼上,极目远眺海潮在天边初起的情景。南宋诗人周密在《武林旧事·观潮》中曾记载:“浙江之潮,天下之伟观也……方其远出海门,仅如银线;既而渐近,则玉城雪岭际天而来……”明末清初的张岱在《白洋潮》一文中,也有“立塘上,见潮头一线,从海宁而来”这样的话,可见作者在这里用“一线”来描写天边的潮头,是非常真实而准确的,

可是接下来,作者却并没有描写海潮“际天而来”的具体过程。作者并没有写它“震撼激射,吞天沃日”(周密)的气势,也没有写它“海涌银为廓,江横玉系腰”(杨万里)的颜色,更没有写它“来疑沧海尽成空,万面鼓声中”(潘阆)的轰响。而是将这些统统避开,用“楼前指顾雪成堆”一句,直接写出潮头扑到江岸,激起冲天浪花,喷珠溅玉、犹如雪堆的情景。也就是说,第一句写潮起,第二句已是写潮终了。

作者为什么这样写呢?是因为海潮从天边涌来的景象不值得写吗?当然不是;是作者写不出来吗?当然更不是。我们分析,作者这样写,可能出于两方面的原因:一是因为前人描写潮涌的文字已经很多,作者即使变尽方法,刻意描摹,恐怕也很难自出机杼,超出前人的窠臼;二是因为作者写的毕竟只是一首七言绝句,在这样短小的篇幅中,即使句句写涌潮的景象,恐怕也难以说得十分详尽。所以作者干脆砍掉了这一过程的叙述,造成结构的大幅度的跳跃,把天边的一线潮头,一下子引到了读者的面前。

“指顾”二字似乎是说,在作者指点顾盼的刹那间,潮头已从天边扑到脚下,这自然是夸张的写法。因为尽管海潮涌来时速度可达每秒钟10米,但从天边的“涛头一线”,到楼前的雪浪成堆,这中间也有一个过程,绝不会是转眼之间的事情。作者用“指顾”二字,显然是极言潮涌之速;他的目的,仅仅是为了造成一种强烈的印象,而不是去作具体的描写,这就给我们留下了广阔的想象余地:我们仿佛看到了海潮涌来时那汹涌澎湃、呼啸奔腾的情景,看到了那“涛似连山喷雪来”(李白)、“头高数丈触山回”(刘禹锡)的壁立的潮头,感到了大自然中那种排山倒海、令人心惊目眩的伟大力量。在这种自由的、创造性的想象中,我们大大丰富了作者提供给我们的画面,获得了更强的艺术感受——而使读者做到这一点,应当说,正是这首诗取得的最大成功!

诗的后两句,“从今潮上君须上,更看银山十二回”,已经不再是对钱塘江大潮的正面描写,而是由实写转向了虚写和烘托。他劝告同来的人们,要珍惜每一次观潮的机会,每当潮起,一定要登上望海楼,来观赏这壮美如画的奇景,千万不要错过,直到“更看银山十二回”!字里行间,流溢着对海潮美景的无比热爱和由衷赞叹,可谓意笃情深。这种虚处落笔的写法,不仅没有削弱全诗的形象性,反而扩大了诗的感情容量,进一步渲染了钱塘海潮之美,使此诗写得景动人、情亦动人,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。这也是此诗成为脍炙人口的山水名篇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此诗最后的“十二回”三字,有的本子作“二十回”,对于究竟应该使用哪种写法,过去的解释似乎都不够充分。例如有的本子说:用“二十回”是“极言其多”,可是,用三十回、四十回,岂不是更见其多吗?为什么偏用“二十回”呢?也有的本子说:“当以十二回为佳”,但“佳”在何处,却没有作出说明,因而难以令人信服。

我们认为,诗中的“十二”应是一个实指的数字,即指一年中的十二个月,“银山十二回”,即是指每个月一次的潮观。由于太阳、月亮与地球同在一条直线上形成的引潮力的作用,钱塘江每个月望日后的两三天都有一次较大的海潮,只不过没有八月十八日的秋潮那样壮观、那样举世闻名罢了。“更看银山十二回”,实际上是说,每个月的潮景都不可放过,而尤其是等到明年的八月十八日,再重睹一次奇伟壮丽的大潮,才算是了却了心愿。这就把作者那种急切、渴望的心情,更充分地表现了出来。我们觉得,这样去理解,较之其他的解释,也许更为实在一些吧。

更多信息:

品诗文网
导航:品诗文网 > 诗塾 > 诗词评论 > 当前页
更多阅读
猜你喜欢
随机推荐
文章荟萃
精选专题
历史阅读

诗人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