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札趣谈·郭嵩焘

来源:网络转载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更新于:2019-08-06 14:35:32

信札趣谈·郭嵩焘

《郭嵩焘》:郭嵩焘(1818-1891),字伯琛,号筠仙,晚号玉池老人。湖南湘阴人。道光进士。咸丰二年底(1853年初)随曾国藩办团练。1857年授编修,次年入直上书房。同治元年(1862年)授苏松粮储道,迁两淮盐运使。次年署广东巡抚,后被黜。光绪元年(1875年)授福建按察使,未到任,命在总理衙门上行走。次年任出使英国大臣,1878年兼使法国。主张学习西方科学技术,办铁路,开矿务,以熟谙洋务著称。1879年病免后,在湖南讲学以终。著有《养知书屋遗集》《礼记质疑》《大学质疑》《中庸质疑》《使西纪程》等。

“惟严君能胜其任” ——致友人信札

郭嵩焘是位识才重才举才的人。如他在其他信中提到: “守备罗云翰,长沙人,安详稳实。游击龙炽应,安化人,却又较有才具。或如昨所言,现成十长缺,补给一分,或随带西行,以便沿途伺应,并饬前诣察看,以两人并至,故饬一同叩谒耳。”

他在推举与夸赞严复的信中说: “出使兹邦,惟严君能胜其任。如某者,不识西文,不知世界大势,何足以当! ”严复与郭嵩焘相识时,严24岁,郭60岁,是典型的“忘年交”。严复把郭嵩焘看作生平“第一知己”。他之所以成为近代中国著名的启蒙思想家、翻译家,大量介绍西方资产阶级政治学说和自然科学,与当年郭嵩焘对他的大力培植有重要关系。

严复受知于郭嵩焘,决定性的因素是他留英时的出色表现。他学习勤奋,知识渊博,洞悉时势,英语很好。在英国,郭嵩焘通过和严复的频繁交往,不但知道他学有功底,而且识见不凡,关心国家富强,是难得的可造之才,从而决定精心培养,对严复寄予厚望。郭嵩焘于是致函友人,力赞严复具有外交使才。

除了大力推举,郭嵩焘还曾在1878年8月咨会英国外交部,要求让严复继续留学格林威治学院,不安排去英舰实习。从而为严复争取到一年的宝贵留学时间,使他得以在英国广泛涉猎西方社会政治学说,为后来严氏大量翻译西方学术名著 (如 《天演论》) 等打下了良好基础。

1879年初,郭嵩焘离开伦敦回国,此后长期借病闲居。半年之后,严复学成回国,担任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。两人虽天各一方,仍不时书信相通。1891年7月18日,郭嵩焘因病去世。严复特撰挽联悼念,联云:“平生蒙国士之知,而今鹤翅氋氈,激赏深惭羊叔子; 惟公负独醒之累,在昔蛾眉谣诼,离忧岂仅屈灵均。”上联感怀郭氏知遇之恩,叹息自己一生不得意,有负郭氏厚望; 下联缅怀郭氏救国伟抱,却遭到顽固派疯狂攻击,遭遇不亚于屈原

郭嵩焘致张自牧信札

郭嵩焘书札

更多信息:

品诗文网
导航:品诗文网 > 历史文化 > 名人事迹 > 当前页
更多阅读
猜你喜欢
随机推荐
文章荟萃
精选专题
历史阅读

诗人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