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佐

来源:网络转载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更新于:2019

王佐



一、得罪秦



王佐,字宣子,号敬斋,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。曾祖王仁,祖王忠,世有仁德。父王俊彦,以进士起家,官至左宣义郎、太平州(州治当涂,今属安徽)州学教授。王俊彦品行端正,精通儒经。他两娶同邑叶氏。王佐是王俊彦前妻所生,幼而颖异不群。7岁时,父亲给他讲解《孟子》,讲了一遍,他便能背诵,不差一言。众人夸赞,他毫无矜色。王俊彦叹曰:“我家积善百年,当有富贵的,难道就是此子吗?”18岁那年,考入最高学府——太学。3年后,参加戊辰科省试,名列前茅。殿试时,夺得第一名。

这年, 是宋高宗建立南宋的第22年, 即绍兴十八年(1148)。王佐时年21岁,是南宋第7位状元。

金殿传胪日,王佐趋拜进止,极合礼仪,高宗大为高兴,授他承事郎、签书平江军节度判官。还未赴任,便召为秘书省校书郎,掌校雠典籍。

秘书省的长官为秦熺。秦熺是当朝宰相秦桧的儿子,秘书省的官员纷纷巴结秦熺,从中渔利,惟王佐洁身自好,未尝妄交一语。他曾对同僚说: “唐三馆故事,丞相与京畿各县的县尉都是学士,岂可妄自屈事他人?”秦熺闻悉,愤恨不已,唆使监察官弹劾王佐。王佐上疏,请求祠禄,即去管理宫观,实则仅拿俸禄而已。高宗诏准,命他提举台州(州治临海,今属浙江)崇道观。

王佐初入仕途,便遭挫折。

二、贬知地方



王佐刚就任提举崇道观一职,父亲王俊彦病死,遂回籍服丧。丧满,适逢秦桧病死,秦熺也被斥逐,王佐被起用为秘书郎,职掌集贤院、史馆、昭文馆、秘阁的图籍,同时兼任玉牒所检讨。玉牒所掌修纂帝系及各帝在位年数,记政令赏罚、封域户口、年岁丰歉等。迁为吏部员外郎,吏部右司郎缺员,高宗诏令王佐兼领。

秦桧的妻子王氏上疏,乞请动用受赐的还未使用的恩数,自请“冲真先生”。王佐不同意,对执政们说: “妇人岂可称此名?从前误赐,有关部门不能主持正义,是失职,今天应当改正。况王氏封两国夫人,盖祖宗以宠亲王的配偶及外戚中的年尊者,怎能动辄援引,败坏礼制?应一起追夺。”但是,执政们未听从他的建议。后王氏病死,朝廷追夺“冲真先生”之号,众人无不恨当初没能采取王佐的建议。

王佐母亲的墓在山阴,被盗贼盗掘。王佐闻讯,来不及请假便奔回山阴。一天,盗贼被捉获,王佐和母弟王公袞欲手刃了他,亲友劝阻说: “按国法,此人当死,不要担心仇耻不雪。”王佐方罢休,将盗墓贼送交官府。王佐重新安葬了母亲后,还不忍心离开,后来朝廷一再催促,才回京任职。1个月后,案子审完,盗墓贼未被判处死刑。王公袞愤愤不平,杀了盗墓贼,割下他的头投案自首。王佐闻讯,乞请用他的官位来赎弟罪。高宗诏令百官议处此事。给事中杨椿等说: “《春秋》之义,复仇是正义的,王公袞无罪,王佐纳官赎罪的请求,可不予准许。”高宗诏准,命王佐从速就职。

绍兴二十九年二月,高宗诏拜王佐为起居郎,笔录皇上言行。王佐克尽职守,遇事径直奏言,多所裨益,高宗大加称赞。

王佐的得宠引起了一些官员的忌妒,他出任起居郎不到两个月,便横遭诋毁,甚至有些官员呼吁把他流放边地。高宗对王佐还是信任的,但迫于舆论的压力,让王佐出知永州(州治零陵,今属湖南)。

自入仕以来,王佐第一次到地方任职。他到任后,每次处理公事,属吏都抱着文牍立在数步外,不叫不敢近前。王佐时常与百姓交谈,有冤者让他们把冤屈吐出; 遇上无赖则一再诘问,直到他们屈服为止。王佐还经常延见官学的学生,劳问年长的老人。对于有才干的人,他竭力荐举。他还奏言永州的士人比道州(州治营道,今湖南道县)多,但贡举的名额仅是道州的1/ 4,请加以平均。不久,调任吉州(州治庐陵,今江西吉安)知州。吉州州治庐陵,号为难治,众人都觉得王佐将陷于纷杂的事务中,难以自拔。谁知,王佐处理得干净利索,庐陵大治。1年后,调任明州(州治鄞县,今浙江宁波)知州。

三、横遭排挤



王佐被任命为明州知州时,高宗已禅位太子赵,是为孝宗。王佐奉诏入京言事,丞相张浚竭力推荐他,侍郎王十朋、舍人张孝祥也都说他可堪大用。王、张两人也都是状元出身,张孝祥是绍兴二十四年的状元,比王佐晚6年; 王十朋是绍兴二十七年的状元,晚张孝祥3年。已做了太上皇的高宗传谕王佐,将任用他为京官。不久,诏令下达,委任王佐为中书门下省检正诸房公事,负责处理中书门下省的文书,兼任户部侍郎。王佐力辞户部侍郎一职。因为户部有令,江东地区岁歉,于江西和籴粮食50万石,王佐认为江西一路绝凑不足此数,他若做户部侍郎,就得负责这项和籴任务,而这实难完成,故辞户部侍郎一职,愿任中书门下省检正诸房公事一职,或再到地方做官。孝宗乃诏令他为中书门下省检正诸房公事,兼侍讲。侍讲属翰林院,负责为皇上讲解经义。

不久,金兵南侵,丞相汤思退领江淮都督,统兵御敌。汤思退奏准孝宗,让王佐参谋军事。王佐对汤思退说: “敌人刚议和,忽又南侵,这不是他们主子的意思,是某些人邀功妄为。应选骁将精卒,乘他们骄怠猛击,敌军败退,主将势必受罚,我们可以从容料理此事。”但汤思退不久被罢相,王佐也罢参谋一职。

这时,适逢继母卧病,王佐乞请祠禄,以便侍养继母。孝宗不允,任命他代理吏部侍郎。王佐一再上疏请求祠禄,孝宗遂命他以直宝文阁的官衔出知宣州(州治宣城,今属安徽),不久,调任建康府(府治江宁、上元,今江苏南京)知府、行宫留守。建康乃南宋别都,留守建康的,多是执政要员,惟王佐官微而以威望被擢为此官。朝野都明白孝宗有相王佐之意。

王佐刚上任,便破获了一起谋反案。

建康人朱端明等勾结官兵中的不轨之徒,图谋不轨。他们蓄谋已久,因时机不成熟而迟迟未举兵。王佐到任,他们害怕了,说此人精明,再不起事必定被他识破,不如乘他刚到任,先下手为强,遂约定在春季阅兵那天起事。谁知,他们的阴谋很快便被王佐侦知。一天,王佐坐堂,命人捕拿朱端明等首犯,审讯后立即批斩。然后,下令把其他几名要犯流放边地,其余人释而不问。一起谋反案就这样被破获了。建康府的要员都在堂中,起初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见王佐批斩朱犯,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了断此案后,王佐像往常一样批阅文牍,处理政务,好像那桩案子没发生一样。

不久,王佐调任平江(府治吴县、长洲,今江苏苏州)知府,还未赴任,便改知隆兴府(府治南昌、新建,今江西南昌)。王佐还未动身,便出事了。他辖下的上元知县李允升收受贿赂,未被察觉,借口治病辞官。就在王佐准备动身时,案子发了。一些妒恨王佐的官员乘机奏劾,说他放跑了李允升。结果,王佐被削官。

不久,奏劾王佐的官员中,有人犯事被贬,孝宗开始觉察他们的奸行,遂恢复王佐的官位,让他暂任提举台州崇道观,旋即命他担任饶州(州治鄱阳,今江西波阳)知州。不久,改知扬州(州治江都,今江苏扬州)。

王佐入京奏事,孝宗召见,对他的治绩大加赞扬,留他在京担任宗正少卿兼户部侍郎。孝宗去南郊祭天,让王佐扈从。

每次询问政事,王佐的回答都大令孝宗满意,孝宗甚为高兴。

王佐受宠,再次引起一些人的忌恨,他们寻找时机,排挤王佐。

就在这时,发运使史正志因渎职被贬。发运使掌漕运等事,归户部管辖。于是,那些忌妒王佐的人在贬谪了史正志后,硬把王佐牵扯进去,把他罢官。

四、镇压陈峒



1年后,孝宗起用王佐提举台州崇道观,旋即任命为福建路转运判官,佐转运使掌福建路财赋及监察州县官吏。不久,改知潭州(州治长沙、善化,今湖南长沙)。

在潭州,王佐又干出了几件大事。

淳熙六年(1179)正月,郴州宜章(今属湖南)人陈峒率众揭竿而起,他们向西进军,攻占了桂阳军(军治平阳,今湖南桂阳)、道州、连州(州治桂阳,今广东连县)若干州县,众至数千。

潭州隔衡州(州治衡阳,今属湖南)、永州与郴州、桂阳、道州相望。王佐闻讯,马上奏请朝廷发兵围剿。诏令还没下达,王佐便迫不急待地把流放在潭州的一个叫冯湛的人找来,对他说: “君若能戴罪立功,不仅可以雪前耻,而且还能重新做官。”冯湛请命。王佐说: “今天不能等朝廷的批复了,我把军队交给你。你既受命,就得剿灭叛贼。否则,军法从事!”然后传令,以冯湛为代理湖南路兵马钤辖,统制军队。当天,命冯湛从潭州官军及百姓中自选精兵800人,誓师出征。传令各州县兵皆听冯湛调度,怠慢者立诛。又出军令牌给冯湛,军队路过之处,秋毫无犯; 临敌畏缩不前; 因抢夺叛军财物而使叛军逃跑,凡此皆按军法严惩。

冯湛出征了。王佐却以擅自发兵奉诏待罪,等候处置。王佐没有考虑个人得失,奏请朝廷火速再派官兵进剿,又担心叛军在冯湛的进击下必定往南逃,应派兵拦截,但南部州县自己无权指挥,心情十分焦急。就在这时,孝宗赦免了他的罪过,命他以“节制会合诸路兵马”的官衔指挥围剿行动。王佐传令广南路将官黄进、张喜分屯要冲,防敌南逃。陈峒见冯湛大兵压境,南逃之路已被断绝,遂把抢掠的财物带上,退回了宜章。荆湖南路转运使奏称,陈峒等已退守岩穴,勿征调大军进剿,以防影响农业生产。王佐闻讯大怒,传檄荆湖南路转运使及各州县,说贼人虽退守但未失败,宜章地处荆湖南路、广南西路、广南东路三路交界处,草木丛生,出入莫测,不可大意。又奏言朝廷,说围剿方有头绪,若放松,贼必更加猖獗。他力请征调大军进剿。不久,获悉陈峒等正在大量制作毒箭,图谋大举。朝廷在招降还是进剿上犹豫不决。王佐上疏说:“从前,连州叛民李晞接受招安,朝廷大加犒赏,但不久复举兵反,如今成了陈峒的副手。从这事来看,若不一心讨伐,容他们不死,湖广之患不除。等击败叛军,诛杀首犯,宽赦胁从,也不算过晚。”最高军事机构枢密院仍主张招抚,但孝宗最终采纳了王佐的建议,命王佐亲临前线,督兵进剿。

王佐接旨,即日率军出征。大军悄悄向宜章进发,居民不受骚扰。

抵达宜章前线,王佐命冯湛于四月二十三日进屯阿卑山。二十九日深夜,王佐发令,命冯湛等于五月初一清晨,兵分五路进击。官兵大获全胜,陈峒等首领被杀。王佐下令宽恕胁从,开官仓发粮安辑,局势遂安。

朝廷论功行赏,王佐调任扬州知州,旋即命为京畿临安府(府治钱塘、仁和,今浙江杭州)知府。王佐上疏说: “人都有能与不能。天府,臣不能胜任。祖宗时,用人莫重于三司、开封,都选贤杰出任,号为‘储相’。权贵惮其威望,莫不敛避,故培养了大批名宦。自巡幸以来,用人渐轻,只要能献媚权贵,便算称职,沿袭非一日了。若使方正自守者担任,就像陆地行舟,绝不可行。即使臣想降心下气,周旋其间,但臣的赋性已定,如燥湿不可改变一样,终有难以自抑的地方。若让臣出任知府,只会加速臣的覆败而已。”他三次上疏,都未批准,遂就职。

五、寿终正寝



王佐就任临安知府,入见孝宗,孝宗特赐他金带,进官工部侍郎,兼临安知府,旋即进为代理工部尚书,兼临安知府,还兼任侍讲。不久,进为侍读,代理户部尚书,仍知临安。王佐做了3年临安知府,还兼着户部的事务,工作繁忙,但管理得头头有绪,事皆立办。贵臣权家敛手,不敢营私利。一年岁饥,贫苦农民把农具抵押于大户,借粮度日,但又担心明年无法进行生产。王佐闻悉,命开春之日,把农具还给他们,待秋收后还清借的粮米,谁若违背,立即惩处。民人无不拍手相庆。孝宗更加器重王佐,曾夜召他入宫,拿出御书的《三都赋》赐他,将委以大任。

就在这时,王佐的长子王履常病死。遂力请祠禄,孝宗挽留,王佐坚请,遂命他以宝文阁直学士提举江州(州治德化,今江西九江)太平兴国宫。

继母病死,王佐回家服丧。丧满,提举隆兴府玉隆万岁观。

淳熙十六年正月,孝宗禅位太子赵惇,是为光宗。光宗即位的第二年,即绍熙元年(1190),王佐开始自己准备丧葬用具。他还很健康,众人都觉得奇怪。第二年二月十一日,王佐清晨起床,像往常一样读书,处理家务,不久,中风而死,享年66岁。

十一月四日,王佐被安葬在山阴县天乐乡竺里峰的一块平地上。

王佐娶同邑高氏为妻,高氏早死,续娶季氏,也先王佐而死。他有二个儿子,长子履常,次子克常,都先他而亡。有女4人,到王佐死这年,仅有次女在世,且次女的丈夫也已死。孙二人,孙女二人。

王佐死后3年,长孙王宿请山阴人、文坛名士陆游为祖父撰写墓志铭,对王佐的一生做了高度评价。铭曰:



惟宋中兴,三圣相承。

公听并观,以出贤能。

公奋于幽,有德有勋。

知我者天,用我者君。

蹈义秉节,迄至耆艾。

山立在庭,以道进退。

大夏方建,拱把毓材。

岂兹栋梁,万牛莫回。

生或忌之,亦叹其死。

我铭弗诬,用谂太史。

更多信息:

品诗文网
导航:品诗文网 > 历史文化 > 历代状元 > 当前页
更多阅读
猜你喜欢
随机推荐
文章荟萃
精选专题
历史阅读

诗人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