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春白雪,曲高和寡

来源:网络转载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更新于:2019

阳春白雪,曲高和寡

吴文英(1212—1274)字君特,号梦窗,四明(今浙江宁波)人。南宋后期著名词人,结集《梦窗稿》。评论界对于梦窗词,历来褒贬不一,毁誉参半。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说:“梦窗之词,吾得取其词中之一语以评之,曰‘映梦窗,凌乱碧’”,意思是说吴文英的词内容晦涩、结构零乱。正因如此,他的态度是“最恶梦窗。”张炎在《词源》中则评得更为具体,说他的词“如七宝楼台,眩人眼目,碎拆下来,不成片段”。这种观点在评论界具有相当的影响。

然而,也有人极力推崇他的词运意深远,用笔幽邃,并有灵气行乎其间。这是说的词的意蕴方面。在结构上,另一派观点认为他的词绵密典丽,脉络井井,骨架坚硬,超凡脱俗,婉转中自有笔力。

吴文英词继承周邦彦,而受姜夔影响,属婉约派一路。在艺术上频有造诣,长于修辞,精于乐理。炼字炼句,更是迥不犹人。但有时也稍嫌雕饰涂抹过分,清新晓畅不够,朦胧晦涩有余,与李商隐类似。在词论上,他主张“音律欲其协,下字欲其雅,用字不可太露,发意不可太高”。这些框框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词的思想内容,脱离现实的倾向比较明显,以至路子越走越窄,从而把南宋后期词引向僵化。

综观梦窗词,不晦涩之作,也为数不少。其艺术成就更非时人所能企及。那种碎拆其词而至于不成片段的做法既是欠科学的,也是不公平的。难怪周汝昌先生发出了这样的感慨:“世人多以组绣雕镂之工下视梦窗,不能识其惊才绝艳,更无论其卓荦奇特之气,文人运厄,往往如斯,能不令人为之长叹!”

确实,如果对梦窗词缺乏一分为二的观点,忽视其含蓄空灵、余韵无穷的内质,而以雕饰涂抹、晦涩难懂来贬低它,就不能不说是一种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的悲哀了。

更多信息:

品诗文网
导航:品诗文网 > 历史文化 > 成败故事 > 当前页
更多阅读
猜你喜欢
随机推荐
文章荟萃
精选专题
历史阅读

诗人大全